我面包又美了啦🍥

我搞的CP都是真的

暗恋(上)

*长得俊

1

林彦俊心不在焉的扒拉着饭,眼直勾勾的盯着尤长靖。尤长靖有三天没跟自己坐一块吃饭了,这让他稍微有点不爽。

他问旁边的陆定昊,“尤长靖跟陈立农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陆定昊正在吃饭“拜托,他们俩关系一直很好好吗?”

林彦俊放下筷子,转头问,“有吗,那是我跟尤长靖比较好,还是陈立农跟尤长靖比较好?”

陆定昊翻了个白眼说:“有没有病啊你,很幼稚诶!”

林彦俊转头问林超泽“有吗?”

林超泽“有,你真的有在幼稚的”

林彦俊站了起来说“我先走了”

陆定昊抬头问:“你不等我们哦?”

林彦俊说:“为什么要等你们,你们不认路哦?”

陆定昊拍拍自己的嘴:“ok,是我多嘴。”

说完林彦俊端着餐盘走到了尤长靖跟前,尤长靖正在跟陈立农有说有笑的吃饭。

林彦俊问“尤长靖,你吃完没有,要不要回宿舍”

尤长靖都没注意到林彦俊站在他面前,被吓了一跳,说:“吓死我了,你刚刚说什么?”

林彦俊又说一次“要不要一起回宿舍?”

尤长靖说“诶,不行诶,等下还要跟农农再练习一下”

林彦俊问“练习什么?”

尤长靖说“副歌那一部分”

林彦俊点点头,“好,那我先走了”

尤长靖挥挥手说“拜拜”

Justin装作要哭的样子“天啊,我怎么感觉林彦俊的背影这么孤单啊”

尤长靖抬头看看林彦俊的背影,笑着对Justin“哪有啦,小心被他听见回来揍你哦”

朱正廷接话说“那正好,他最近太皮了”

Justin赶紧低头吃饭。

不远处的陆定昊的眼神从林彦俊起身就一直跟着他,看见他去找尤长靖气的差点要一口血喷出来。

“他怎么回事!不等我们结果是去找尤长靖诶!我们不是一个公司的吗!”

林超泽说“可能是尤长靖不认路吧。”

2

已经很晚了,练习生们吵吵着回宿舍。

卜凡搂着小鬼的脖子,打闹着说“走走走,回宿舍咱们再说”

林彦俊起身往外走,秦奋跑他身边说“一起呗?”

韩沐伯拉住秦奋“捣什么乱,没看见人准备出去啊”

秦奋转头看林彦俊。

林彦俊说“是,我去找尤长靖”

秦奋拉出一个九曲十八弯的哦——

摆摆手说“去吧,加油啊年轻人”

林彦俊笑了笑“好哦,老人家”

秦奋舞了舞手说你是不是找打,韩沐伯在一边拉住说算了兄弟,算了算了。

林彦俊笑笑走出去了。

尤长靖跟他隔了两个练习室,很近。走廊里已经有练习生在往宿舍走了,一帮男孩子,很热闹。

林彦俊走到尤长靖练习生门口,里面还有几位练习生,尤长靖在镜子前带着耳机看着歌词不知道想什么。

灵超看见林彦俊站在门口,就过去拍拍尤长靖,尤长靖摘下耳机转头看门口。

林彦俊靠在门框上说“要不要一起回去?”

尤长靖点点头说“好,不过你要等一下,因为我有些东西要收进书包里”

林彦俊点点头。

尤长靖练习的时候喜欢背一个书包,放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练习生已经走完了,只剩下尤长靖还在收书包,他有点着急了,拉链卡在那里怎么都拉不上,他能感觉到旁边一个个练习生离开,他特别害怕这种感觉,那种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开,最后只剩下自己。这种感觉太不好受了。尤长靖着急的看了门口一眼,他怕林彦俊等不及先走了。

林彦俊还靠在门框那里看着他“不要着急,我等着你”

尤长靖点点头,低头又去拉拉链。

林彦俊走进练习室,问他“拉链拉不上吗?”

尤长靖说“对,早上就还好啊”

“我来”林彦俊坐下来“真的不好拉诶,你是不是装太多零食了?”

“没有啦!”尤长靖说。

“哦,是没有零食,零食应该早就吃完了吼”

“林彦俊!”

“好好好,我帮你拉拉链”

俩人坐在地板上专心拉拉链,连有人进来都没有发现。

灵超进来咋咋呼呼的说“干什么呢!大厂扫黄打非小组长例行检查!你俩老实交代!”

尤长靖问“诶,你怎么又回来了”

灵超说:“哦,我东西忘拿了”

木子洋在走廊叫“小弟,好了吗?”

灵超回答“好了好了,等一下”又转头问“你俩还不走吗”

林彦俊说“要走了,你们先走”

灵超说:“一起呗?”

木子洋走进来把手搭在灵超肩上问他怎么这么半天还不出来。

灵超说等他俩一起。

木子洋看了一眼林彦俊和尤长靖,问灵超说怎么,我一个人陪你走还不行了是不是。

灵超说没有没有。

木子洋说那走,困死了。

说完拉着灵超就要走,走之前对林彦俊眨了眨眼,林彦俊笑了笑,尤长靖在跟灵超拜拜,没有看见。

3

俩人又低下头鼓捣拉链,拉半天没有拉上。

尤长靖说“算了,就这样背着好了”

林彦俊点点头,只能这样了。

大晚上的大厂还是很热闹,有不少练习生都跑去全时买零食吃。

尤长靖背着开着口的书包,跟林彦俊并排走在路上。

范丞丞经过他俩身边就笑开了。

“尤长靖,你书包开着口是要我们给你投点零食进去吗?”

“是哦,把你投进来好了”

朱正廷在一边说“那估计不行,放不下”

范丞丞转身跟朱正廷打闹在一起。

他们又继续往前走。

俩人都不说话,气氛莫名的有点尴尬,尤长靖几次想开口都没有找到合适的话题。

倒是林彦俊先开了口。

“尤长靖,我觉得你这样很不ok”

尤长靖不明白林彦俊怎么没头没脑的冒出这样一句话。

他问“哪里不ok?”

哪里不ok?

林彦俊很想跟他说,哪里都不ok,不跟自己一起吃饭不ok,跟很多练习生关系亲密不ok,跟陈立农关系尤其好不ok。总之这一切不ok的原因是——尤长靖最近都不怎么跟自己待在一起了。

可他不敢这么说,林彦俊认为男子汉就应该要大大方方,喜欢也要大胆说出来,可是,在面对尤长靖,他却小心翼翼的,吃醋不敢明着吃,生气也只能暗自跟自己较劲,这些细细密密的情绪积压在心里,快要把他逼疯。

他想,尤长靖是个很聪明的人,如果他对尤长靖说了这些,他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读出自己对他字里行间快要抑制不住的喜欢。

然后呢,是疏远还是更近一步,林彦俊一点把握都没有,所以他只好先把这份喜欢藏起来。

尤长靖看林彦俊没有回答,就又问一遍:“我哪里不ok?”

林彦俊不咸不淡的回答“你书包拉链坏了不ok”

尤长靖:“那是书包不ok”

林彦俊说:“就是你不ok,因为这是你的书包,难不成是我的哦?”

尤长靖说:“好啦,你说不ok那就不ok”

尤长靖不知道林彦俊为什么会突然发神经,不过没关系顺着他就好了。

他转头看向林彦俊,夜晚凉凉的风吹起他的刘海,露出他好看的额头,他的嘴唇因为刚喝过水看起来亮晶晶的,尤长靖突然就很想亲亲他。

林彦俊也许是感受到了尤长靖的目光,他问道:“我脸上有东西吗?”

尤长靖摇头说没有。

陆定昊在后面提着两袋零食跑过来,着急的说“快,尤长靖你快帮我提一袋,我要掉了。”

林彦俊在一边说“为什么,你没手哦?”

陆定昊说:“反正他手也空着啦,要不你也……”陆定昊看向林彦俊手里尤长靖的书包“那你为什么帮尤长靖拿书包,他没手哦?”

尤长靖还没说话,林彦俊就说“他没有。”

陆定昊拍拍胸口说“不气不气,人生就是一场戏。”

尤长靖阻止他们两个继续斗嘴说“好啦好啦我帮你提”

陆定昊张开手臂就要抱尤长靖,林彦俊上前一步挡在他俩中间。

陆定昊后退一步拍拍胸口说“林彦俊想吓死谁啊你”

林彦俊没说话看着他。

陆定昊继续拍着胸口给自己顺气“好好好,我自己拎好吧”说完又指着林彦俊说“你等着,我总会找到一个人帮我拎的”

Jeffery从后面走到陆定昊旁边问“要我帮你吗?”

林彦俊歪了一下头,示意帮你拎东西的来了。

陆定昊假装哭着抱住Jeffery“关键时候还是大房子靠得住”说完恶狠狠的瞪了林彦俊一眼说“再见!”

等陆定昊走远,尤长靖扭头对林彦俊说“你不要老是欺负他,看他被你气成什么样子”

“没气死就好”

远处的陆定昊打了个喷嚏。

4

虽说时间已经不早,来来往往的练习生还是很多。

俩人走到电梯口等电梯,电梯门一开就是一阵吵闹。

一帮练习生又准备闹哄哄的去全时扫荡了。

陈立农站在最前边,看见尤长靖眼睛一亮,“诶,尤长靖,我等你很久诶”

尤长靖“啊?等我干什么?”

陈立农把手搭在尤长靖肩膀上,把他从怀里转了个转,说“走,今天我请你喔”

尤长靖看向林彦俊,林彦俊侧着身子看着他。

他想了想说“我不要去了,今天很累诶”

周锐拍了一下陈立农说“没看见人小两口才回来啊,累着呢,走走走,咱们去”

陈立农问“小两口?”

周锐说“啊,就是情侣,懂吧?”

陈立农转头看他俩“你们两个?”

尤长靖笑着说“锐姐开玩笑啦,你还当真哦”

陈立农点点头,问“那你去不去全时?”

尤长靖其实有一点想去,但林彦俊晚上是禁止他吃零食的,最主要的是他也不好意思让林彦俊一个人回去。

他转头看看林彦俊,林彦俊没什么表情的看着他。

“你想去就去,不用看我,我又不会天天管你”
说完就走进了电梯。

尤长靖感觉他有一点生气,但又不明白他为什么生气,电梯门还没关,尤长靖喊“那我要是吃零食呢?”——这是底线了。

林彦俊瞟了一眼说

“随便你”





评论(10)

热度(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