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面包又美了啦🍥

我搞的CP都是真的

【毕侃】少年心事

*校园AU

*主毕侃

*众多偶练人员出场

1

惨,还是毕雯珺惨。

老师已经开始上课十多分钟,前面的人还是一动不动睡得正香。毕雯珺把眼神转向讲的正带劲的老师,啧的一声摇摇头,这老师不好惹,李希侃要是被发现了,准得去办公室喝茶。想了想,毕雯珺还是决定把李希侃叫起来比较好。踢凳子不行,万一踢得劲太大,再把李希侃吓着。毕雯珺看了看手中的笔,慢慢的朝李希侃的后背伸了过去,谁知道,刚有动作,就听见一声怒吼——

“毕雯珺!教室搁不下你了是吧!!”

毕雯珺吓得手一哆嗦,条件反射噌的就站了起来,桌子被带的哐当一声,这下,醒的不只有李希侃了,整个班都有点骚动。

毕雯珺低着头,老师那张脸是万万不能看的,跟老师正面刚,不要命了吗。

紧接着他就听见后面传来尤长靖放肆的笑声,以及林彦俊无处不在的吐槽:“怎样,刚才是什么动物的声音吗?”

身为同桌的董岩磊本来也在睡觉,毕雯珺这一动作吓得他也是一激灵,眯着眼睛抓住毕雯珺胳膊问:“兄弟,你做噩梦了?!”

毕雯珺把董岩磊胳膊甩开,低声骂道:“你才做梦了!你他妈刚才都快打呼了!”

董岩磊赶紧摸摸嘴角,又拍了拍胸脯,放心的自言自语道:“还好没流口水。”

Justin在李希侃旁边,中间隔了一条过道,扭着脖子质问毕雯珺:“不是叫你听我指挥吗?你干啥呢?”

Justin自从知道毕雯珺喜欢李希侃之后,就自称为助攻团首席助攻,专为两人制造各种互动机会,各种接触理由,然后深藏功与名。

至于助攻团成员,随缘。

毕雯珺听了只觉得无聊,倒是朱正廷听了笑的扁桃体都要飞出去,觉得Justin哪来这么大勇气,自己xxj爱情还没整明白呢就要给别人当助攻。

Justin一脸不服气的反驳:“xxj怎么了,看我的吧。”

完了一拍胸脯,信誓旦旦的对毕雯珺说:“你放心,我争取让你三年抱俩,五年抱三。”

毕雯珺吓得一口水喷了出去,拿着书拍Justin的头:“不会用就不要瞎用。”

现在Justin一脸狰狞,桌子底下的腿还跺着小碎步,气急败坏的瞅着毕雯珺。

毕雯珺嘴角一撇,双手摊开,表示我什么都没做。

讲台上的老师拿起黑板擦拍拍桌子,教室顿时安静下来,末了又看了看毕雯珺:“站着吧你。”

毕雯珺只能安生站着,再不敢有什么动作,正低着头放空,就看见李希侃悄咪咪的侧过头,用手挡着嘴巴一边,小声的问:“没事吧?”

毕雯珺以极小的幅度摇了摇头,回了个嘴型:“没事。”

刚说完又听见一声怒吼——

“毕雯珺!还嫌你站那不够显眼是吧!出去站着!!”

外面也挺好的,站着走廊上的毕雯珺想,至少还能晒晒太阳,如果不是在31度的高温下就更好了。这么想着就又往课堂里看了一眼,空调正开的带劲,坐在空调风口的木子洋正端着一杯水慢条斯理的往嘴里送,察觉到毕雯珺的目光,对毕雯珺举了举杯子,附带着一张带着点幸灾乐祸的笑脸。毕雯珺对着空气挥了挥拳头,又冲着木子洋比了个中指。木子洋倒也不气,比着口型回了句:“活该。”

这老师的课讲的无趣且乏味,毕雯珺看了李希侃多少次,李希侃头就点了多少次,终于等到下课铃,李希侃跟瞬间抽走了魂似的趴在了桌子上。

真跟个小狐狸似的,毕雯珺心里嘀咕。

董岩磊拿着杯子拉着秦奋往外走,秦奋拉着门框喊:“老韩救我!!啊啊啊!!”

俩人拉拉扯扯把后门堵了个严实,毕雯珺左靠靠右蹭蹭的,就是进不去,毕雯珺拉住董岩磊,对着秦奋一扬头:“快走。”

秦奋抱个拳,说句大恩不言谢就飞速逃离。

董岩磊也不去追,撞了撞毕雯珺:“外边的空气是比教室里的好吧?”

毕雯珺扬起拳头:“揍你信不信。”

董岩磊笑了笑,拿着水杯一溜烟跑开继续找下一个一起打水的目标。

毕雯珺进了教室也没往自己座位走,他感觉自己现在浑身冒着热气,需要赶快降降温,木子洋的座位就不错。

不错是不错,只可惜木子洋跟尊佛似的坐那,灵超就坐木子洋旁边,这会儿不在。毕雯珺一屁股坐在灵超座位上,瞬间就被吹了个透心凉,特舒服的长舒一口气。

木子洋嘚瑟的把胳膊搭在毕雯珺肩膀上:“是不是挺凉快?”

“比不上你。”毕雯珺把木子洋胳膊放下去,“没吹感冒吧?”

“诶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木子洋眯着眼嗯了一声,跟想起什么似的,起身扒拉前面的陈立农,用家乡话问着:“弄弄,有没有衣服给我一件,我怕给我冻感冒了。”

陈立农正在做卷子,知道木子洋嘚瑟劲又上来了,扭过头一脸严肃的说:“痒痒,我觉得你还是感冒比较好。”

高手过招,毕雯珺无声的竖起了大拇指。

朱正廷拿着两瓶水走了过来,问毕雯珺喝不喝,毕雯珺这才觉出渴来,自己那还有水,就摆摆说说:“不用,我那有。”

朱正廷把一瓶水抛起来又接住:“可惜了,那我还给希侃吧。”

毕雯珺赶紧伸手拉住朱正廷:“这水李希侃的?”

朱正廷笑的不怀好意:“啊,托我给你的,你不是不喝嘛——”

毕雯珺伸出双手,特虔诚的说:“喝,我喝。”

朱正廷把水放在毕雯珺手上,还不忘调侃一句:“可别舍不得喝啊。”

丁泽仁瞅着毕雯珺变脸跟翻篇似的,皱着眉头问:“这瓶水有什么不一样吗?”

陈立农脸上还憋着笑:“可能这瓶水有变甜一点。”

丁泽仁一头雾水。

2

毕雯珺坐在靠近车后门的位置,头一点一点的数着距离李希侃上车还有几站。今天的公交车司机有点猛,好几次毕雯珺都差点从座位上飞起来。

终于等到李希侃快上车,毕雯珺把手机关了揣兜里,一直盯着手机都要吐了。

李希侃上车就看见了毕雯珺,先是给了毕雯珺一个特灿烂的笑脸,说了声嗨,就一步一步的往后边走。

李希侃站在了毕雯珺前边一点的地方,车上人不多,李希侃一条胳膊环住杆子,一只手拿出手机来玩。

毕雯珺看了看他跟李希侃的距离,不远不近,是个不尴不尬的位置,说话显得有点远。

司机师傅可能是喝了假酒,公交开的跟低空飞行似的,一路上毕雯珺扒拉着前边的椅背差点没给掰折。

李希侃估计也感觉到了这速度不适合玩手机,换了手机正准备揣兜里,谁知司机师傅一个猛刹车,李希侃一个不稳直接绕杆子旋转两圈半,跟陀螺成精一样,拿着手机的手还不忘对准了毕雯珺的位置就是一扔,心里念叨着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毕雯珺也被司机师傅这一顿操作整得有点猝不及防,屁股离开座椅10厘米猛的往前一冲,情急之下还接住了李希侃扔过来的手机,另一只胳膊随便一搂,差点没给前座的乘客一个死亡锁喉。

好不容易稳下来,毕雯珺坐在座位上惊魂未定。这哪是什么公交车,怕是死亡赛车。

李希侃晃晃头,走到车后门的杆子,也就是毕雯珺旁边的位置。

李希侃还有点晕:“老毕,我手机你接住了吗?”

毕雯珺说着嗯把手机递给了李希侃。

李希侃把手机放书包里,比较安全一点。放好后又觉得无聊,跟毕雯珺聊起天来。这样站着正好能看见毕雯珺的头顶,平常没注意,这么一看毕雯珺发质还挺好,李希侃伸手去摸:“老毕,你这头发不错啊。”

毕雯珺还没回答,司机师傅又是一个刹车,李希侃的手下意识的就抓紧了毕雯珺的头发,身子一歪,直接就坐在了毕雯珺的腿上。

两脸懵逼。

毕雯珺先回过神来,问道:“没事吧?”

李希侃麻溜的站起来,手里还攥着毕雯珺几根头发。说了声没事就死死的攥住杆子,指尖都泛了白。

毕雯珺起身拉过李希侃,将他按在了座位上,压死死的那种。李希侃挣扎着要站起来:“诶不用,马上就到了……”

毕雯珺继续按着,还暗暗的加大了力度:“坐着吧,我底盘稳。”

3

俩人到到教室的时候,还不算晚,都在闲聊着吃着早饭。本来俩人就在并排走,就争豆浆是加糖还是不加糖的问题聊的正嗨,到教室门口都没反应过来直接卡了一下。

“着什么急啊!”周锐坐在桌子上最先看到他俩,对着他俩喊了一句,又扭头对着其他人说:“来,让我们欢迎新人入场!”

Justin在一边兴高采烈带头鼓起了掌。

毕雯珺扯了扯书包,路过讲台还抓了两个粉笔头,对着Justin扔了过去:“皮痒是吧!”

李希侃直接走到座位,搂过Justin对大家说:“我儿子欠管教了,在这给大家道个歉。”

Justin七扭八扭的逃出来,指着毕雯珺和李希侃说:“大家可看好了啊,这俩抱团欺负人!”

范丞丞按住Justin肩膀,把他按到了座位上:“安生点吧。”

李希侃把书包放下就扭到后面跟毕雯珺面对面坐着跟其他人聊天,毕雯珺坐到座位上把一杯豆浆递给李希侃,还贴心的插上了吸管,再拿过另一杯直接揭开盖,他不爱插着吸管,嫌麻烦。

但是盖子也不是那么好揭,豆浆有点烫,毕雯珺不敢使劲,盖子又盖的紧,等毕雯珺小心翼翼把盖子揭开,还是被溅出的豆浆烫了一下。

毕雯珺小声的啊了一声。

李希侃正小口小口的喝着豆浆,听见毕雯珺啊了一声就往这边看:“怎么了?”

“没事,烫了一下。”

“疼吗?”

“要不你给我吹吹啊?”

毕雯珺说着还把手举了一下。

周锐坐在桌子上做了个呕吐的动作,董岩磊连忙捂住毕雯珺的嘴,表情哀切的说:“我求求你少说点骚话成吗?”

李希侃倒不在意,鼓着腮帮子就要给毕雯珺吹。李希侃吹的小心翼翼的,吹的毕雯珺的心尖尖都跟着颤动,吹了几下就摸了摸毕雯珺的手,跟哄小孩似的说:“好啦,不疼啦。”

董岩磊问:“还用吹吗,林超泽外号小旋风呢,用他给你吹一吹不?”

毕雯珺还正美着呢,特嫌弃的怼了回去:“有事吗您?”

说曹操曹操就到,林超泽真跟阵风似的跑进了教室,直冲着他们就来了,把书包往桌子上一扔,拍着胸脯给自己顺气,嘴里直念叨不要生气,不要生气。

灵超赶紧问:“怎么了?”

林超泽咽了口口水:“本来我早就能到,我从来没有在迟到的对不对?但是!尤长靖去超市里就出不来了!!还有林彦俊!!气死我了!!”

“尤长靖不是要减肥吗?林彦俊不管?”

林超泽笑了一声:“哈!林彦俊陪他一起吃的好吗?!”

“他俩呢?”李希侃咬着吸管问。

话音刚落,尤长靖声音就出现了:“嗨,那边的朋友们你们好吗!”

李希侃对他们招手:“过来。”

尤长靖拉着林彦俊,手里还提着不少零食。

毕雯珺盯着尤长靖看:“你脸是不是又圆了?”

尤长靖摸摸自己的脸,心虚的看了看林彦俊,又捏了捏,把校服领子往上拉了一点说:“是吗,那可能是没睡好吧。”

李希侃笑了一声:“那不就是单纯的胖吗?”

必须得把表白提上日程了,毕雯珺想,他真怕李希侃哪天被这些人打死。

董岩磊发话了:“你们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我知道我知道!”朱正廷举着胳膊喊,“你的生日,我还给了你礼物!”

“我已经放我家仓库了。”

“好。”朱正廷给了董岩磊一个礼貌的微笑。

陆定昊拉着Jeffrey刚进教室:“磊子生日?”

周锐坐在桌子上痛苦的捂住了头:“啊,这是婚礼拱门吗?都成双成对的进来?”

董岩磊仰着脖子:“是啊,我的礼物呢?”

Jeffrey一脸懵逼:“明天给你。”

“我要转账。”

“好,待会给你转。”

李希侃边摇头边鼓掌说果然是有钱人。

董岩磊说:“今晚去唱歌吗?反正明天休息!”

毕雯珺想说不去,他想在家打游戏。刚想拒绝就听见李希侃跟连环炮似的说:“去去去去!”

“你呢?”李希侃问毕雯珺。

“我去。”

掷、地、有、声。

晚上集合的时候倒是一个也没迟到,董岩磊领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就进了包间。

刚进去朱星杰就拿起了话筒,喊着朋友们!晚上好!举起你们的双手!跟我一起摇摆!!嗨起来!!!

周锐还在一边控制着开关,把灯光都整的带上了节奏,活活搞成了夜店趴。

尤长靖跟李希侃坐在一块聊的正嗨,林彦俊指着身边的位置,手还一抖一抖的叫尤长靖过去坐,被陆定昊看见了,满脸嫌弃的吐槽说林彦俊你是不是得了帕金森。

尤长靖被林彦俊拉走,李希侃就往毕雯珺旁边靠了靠,双手拢成喇叭的样子喊磊子来一个!!

董岩磊也不推辞,拿起话筒就来了一首情非得已——带原唱的那种。唱完可能有点飘,说了一句其实我rap也不错。

“来一个!!”

说来就来,磊子真的没在怕的,还拉上了秦奋跟他一块,说起来,秦奋算是他的rap老师了。

董岩磊唱着,步伐就没停过,跟喝了假酒似的,脑袋一个劲的晃,奋哥说过,晃就完事了。

气氛到达一个小高潮,坐着的都没几个。一个个跟应援似的跟着董岩磊唱。

“跟着我的team一起——”

“醉!”

“see me,see——”

“me!”

“我期待着我与屏幕前的你那——”

“嗦油的烩面!!”

一首rap把磊子累的够呛,唱完撒下话筒摆着手说不行了不行了,你们来。

朱正廷喊:“尤长靖!”

尤长靖看了看林彦俊,林彦俊笑着摇摇头,尤长靖不容他拒绝,拉着林彦俊站了起来。

俩人合唱了一首《等待整个冬天》,唱的时候都没把别人放在眼里,全是对视。

包间里难得的安静。

尤长靖一首歌唱完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就又和小鬼来了一首《飘向北方》,高音飙的飞起,听的李希侃一身鸡皮疙瘩。

李希侃鼓掌感叹道:“我去,这高音,绝了。”

毕雯珺摸摸鼻尖:“我也可以的。”

李希侃扭头盯着毕雯珺,说:“好啦,你也很棒。”

不过是一句不走心的夸奖,倒把毕雯珺整得脸红了,灯光昏暗,看的有点不真切,李希侃好玩的看着毕雯珺,双手贴在了毕雯珺脸颊:“老毕,我怎么觉得你脸红了呢?”

毕雯珺赶忙转移话题:“你不唱歌?”

“唱,跟你一起,你唱的好听。”

Justin在一边听了比毕雯珺还激动,跟过电似的晃毕雯珺,还给毕雯珺加油:“冲鸭!老毕!”

李希侃点好歌,就拽着毕雯珺往中间走,一帮人乱哄哄的,林彦俊撺掇着要尤长靖上去来首rap,董岩磊竖着一根手指跟秦子墨争论刚才唱rap时自己真的只打了靖佩瑶一次。

李希侃清了清嗓子:“安静,安静!”

灵超拉着木子洋喊呦呦呦!!一帮人反应过来,一声接一声的诶呦!!哦哦哦!!

周锐捂住胸口喊:“这是什么情侣档吗!!”

论起哄,这帮人真的很在行。

毕雯珺伸出一只手掌往下一压,示意安静,他要和希侃合唱了,氛围什么的怎么也得给整到位。

可当他一看屏幕前歌曲名字时,一时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笑,屏幕前两个大字方方正正——

《素颜》。

4

一帮人吵吵闹闹整到了半夜,推推搡搡的去结账。

朱正廷喝了一点酒,整个人有点神志不清,结账的时候扒拉开众人,软绵绵的趴在柜台上说我来结账,说着还要往地下滑,周彦辰在一边赶紧拉住。

朱正廷拿出手机,对着脸扫了半天也不见有什么反应,嘟囔着说:“诶,我的手机怎么扫不开我的nian?”

周彦辰拿过手机看了看说:“因为是我的手机。”

“那你解开。”

周彦辰扫开手机递给朱正廷,朱正廷拿过手机扫码付钱,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自然的让众人怀疑俩人是不是有什么地下恋情。

刚走到门口,李希侃就说恶心想吐,毕雯珺要跟着去,让李希侃给推了回去。

李希侃走向ktv后门,那里有一个水池,想着吐完了洗把脸清醒清醒。

一群人等半天也不见李希侃回来,就让毕雯珺去看看,毕雯珺也担心,一路小跑往后门跑去。

快到后门的时候,就看见几个人站在那,不止李希侃,李希侃靠墙站着,腰弯着用手杵着膝盖,是很难受的样子。

看来是遇到麻烦了。

围着的小混混似乎是等的着急了,向前走了一步,李希侃伸出手掌对着他们,看样子是叫他们等一下,接着又拍了拍自己的口袋,看到这里毕雯珺明白了,这是劫财啊。

李希侃看起来很难受,一个混混大概是等的不耐烦,上前去拉住了李希侃的胳膊。

毕雯珺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

口哨的效果很明显,混混们的注意力立马就被吸引过来。

李希侃也跟着看过去,看到是毕雯珺的时候松了口气,腿一软靠着墙根坐在地上。

毕雯珺加快几步走过去,小混混还拉着李希侃的手,毕雯珺把李希侃的手拉过来,问道:“干嘛呢?”

小混混被整的没可能耐心,挥手拳头就要打。

“嘿!”

又来人了,毕雯珺转身看过去,是林彦俊他们,大概是等的太久,直接过来找他们了。

林彦俊率先走过来,站在小混混跟毕雯珺中间,一手拉住毕雯珺,一只手挡在混混肩膀上。

本着不要闹事的原择,林彦俊也好声好气的说话:“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小混混一看对方来的人不少,顿时就有点怂,但是又不甘心就这么低了头,就想着使点卑鄙手段先占个上风,这么一想,脚一抬,整个脚掌“啪”的一声死死的压在了林彦俊今晚刚穿的白鞋上。

林彦俊还想着怎么平安无事的把人带走,小混混这一脚着实把林彦俊踩懵了,林彦俊被吓到只有气声:“你踩我鞋……?”

小混混扬了扬头,很嚣张的那种。

林彦俊感觉自己的任督二脉“啪”的一声打开了,搭在小混混肩膀上的胳膊往回猛的一收,顺势用胳膊肘给了小混混一拐。

力度很大,小混混被打的一个趔趄,弯着腰半天没反应过来。

小混混二号赶紧上来扶住。一只手还指着李希侃问怎么办。

朱正廷还有点醉,一看到小混混指着希侃就生出一股气,上去就是一个高抬腿啪的把小混混二号拍在了地上。

陆定昊走过去想要拉走他们。

果然是臭味相投,小混混三号一看自己这边不占上风,不知道从哪搞了个水桶,接了半桶水就朝这边泼来。

朱正廷和陆定昊被水淋了个透。

朱正廷赶紧问陆定昊:“我眉毛还在不在?!”

陆定昊点了点头说:“在在在,我的呢!?”

朱正廷哈哈哈一阵笑:“没有了。”

Jeffrey把陆定昊拉倒身后,动了动拳头。陆定昊怒火中烧,把Jeffrey拉到旁边,瞪着小混混三号说:“我来。”

说完一撸袖子,大跨步的朝小混混三号走去:“当混混是吧!我陆定昊今天就好好教教你怎么做人!!”

陆定昊双手把在三号的肩膀上往下一掰,用膝盖给了三号肚子一击,动作干净又漂亮。

尤长靖手里拿着包零食,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想把李希侃拉出来。尽管已经尽量把存在感降到最低,还是免不了的被撞了一下,尤长靖手里的零食撒了一地,顿时变了脸色,看了看眼前的混混,一脚朝要害踢了过去:“看个头啊!”

…………

4

这场架打的痛快又解气。等他们解决完,李希侃已经在毕雯珺背上昏睡过去。

一群人做了看似庄重严肃实则没什么用的投票决定今晚李希侃去毕雯珺睡。

毕雯珺一个人住,其实也方便。

打了车直奔毕雯珺家里,一路上李希侃睡得挺安稳,下了车凉风一吹有点清醒过来,嘴里一直嘟嘟囔囔的说个不停,声音软软糯糯的,还挺好玩,毕雯珺反应过来,李希侃这是耍酒疯?

李希侃死死拉住毕雯珺的手,完了还抬起来看了看,含糊不清的说:“可别松开了啊!”

又跟不好意思的似的挠挠头:“我,我站不稳。”

毕雯珺也跟哄小孩似的说:“松不开,我攥的可紧啦。”

俩人就这么上了楼,还没等毕雯珺开门,李希侃先扶了扶毕雯珺,站的笔直,轻轻的敲了敲门,见没人开门就问:“有没有人啊?”

还是没人。

李希侃看看毕雯珺,把耳朵贴在毕雯珺胸口,轻轻地敲了敲,小声的问:“有没有人啊?没人我就进来啦。”

毕雯珺真的被李希侃可爱到窒息。

拉着李希侃进了屋,把李希侃按到床上,就打算出去跟他倒一杯热牛奶,等到进来却看见李希侃已经倒在床上——又睡着了。

毕雯珺把牛奶放下,把李希侃放好躺在床上,去湿了湿毛巾给李希侃擦了把脸。

折腾一晚毕雯珺也很累,匆匆洗漱完在床旁边打了个地铺,打算将就一晚。

李希侃睡得很香,姿势都没有变过,毕雯珺却在地上翻来覆去的失了眠,睁眼想要看看李希侃,就看见李希侃的手从床边耷拉了下来,露出一小节手臂。

毕雯珺突然就感觉到巨大的安心朝他涌来,他用小拇指勾了勾李希侃的小拇指,温柔小声的说:“晚安。”

5

星期一到教室的时候,董岩磊正拉着左叶讲那晚他们的英雄事迹。毕雯珺听着董岩磊说什么刀啊棍子啊就想笑,偏偏左叶还听的认真,时不时的还发出哇的感叹词。

刚把书包放好,就看见蔡徐坤在黑板上写了周末留的卷子选择题的答案。

董岩磊拿出卷子特骄傲的说:“我这次可好好做了,保不准来个全对。”

李希侃说:“你哪次不是这么说的?”

毕雯珺赶紧堵住李希侃的嘴:“可不敢胡说,万一磊子抓你跟他一块做题呢?”

李希侃煞有介事的点点头。

董岩磊也不理他俩,忙着对答案,几分钟后就传来一阵哀嚎:“我怎么就对了一个??!!”

尤长靖安慰道:“别灰心,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啦。”

董岩磊还在震惊中,仔细看看又反应过来:“啊,串了。”

“我说我不能就对一个。”声音带着点得意。

说完低下头又仔仔细细的对了一遍。

全错。

霎时间一群人爆发的笑声要把屋顶给冲破。

Justin从教室外跑进来,放下书包就说:“我还没告诉你们这好事呢你们就知道啦?”

范丞丞塞着个汉堡:“什么事?”

Justin笑起来:“咱们去野营吧!”

还没等大家问,Justin就兴冲冲的介绍起来:“我才发现一地方,在郊外,还有河呢,环境特别好,咱们一块去吧!啊?学习压力太大了,你们看丞丞都胖了二十斤了!咱们一起去吧!”

范丞丞突然觉得手里的汉堡仿佛一坨垃圾。

陆定昊第一个举手:“好好好!”

反正都是玩,谁都没有意见。

Justin更得意,头都扬的更高:“我就知道你们都会去,我连车都订好了。”

周锐看Justin这样觉得好玩,就逗他说:“Justin你低下头。”

“干嘛?”

“我看你鼻孔是不是长天灵盖上了。”

6

出发的那天是个好天气。

李希侃到的早,先上车补眠,占了一个双人座。

林彦俊一来就遭到了陆定昊的吐槽说林彦俊是不是神经穿拖鞋来干嘛,林彦俊也怼回去小巧思你懂不懂,陆定昊回以白眼一枚。

毕雯珺来的晚一点,到的时候大部分人已经上车,还都很有默契的避开了李希侃身边的位置。

毕雯珺刚上车李希侃就醒了,揉着眼睛说老毕来这里坐。

毕雯珺真是巴不得。

路途有点远,一群人吵吵闹闹的到了半路也都安静下来,毕雯珺跟李希侃头靠头的睡在了一起。

陆定昊在毕雯珺前边,看见俩人睡着了,就在前边挥着胳膊叫别人看,后边的人一个个探这脖子往前看,看完又都露出一副老父亲的笑容,其中以Justin最为明显。

经过两个小时的车程总算是到了,一个个伸着懒腰下了车。

李希侃下了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只不过下车的地方并不是最终目的地,还得走一段路。一群人就背着大包小包边聊边走,空气好的很,走走也不错。

尤长靖走了一段路就有点热,边走边把衣服拉开,林彦俊操着老妈子的心说:“衣服干嘛不穿好?”

尤长靖回道:“我等下就披上羽绒服。”

林彦俊头一歪,脸上还带着点不可思议的笑——你怼我?

其中还是董岩磊最累,还背了一口锅,说要给大家做饭吃。尤长靖听了眼睛发光问:“那可以做椰浆饭吗?”

“你看我像椰浆饭吗?”

尤长靖讪讪的闭了嘴。

陆定昊接过话头说“我看肥的不是尤长靖的脸。”

Jeffrey问:“那是什么。”

“胆子。”

尤长靖敢怒不敢言。

李希侃早上没吃饭,这会有点低血糖,走着走着整个人都要挂到毕雯珺身上。

灵超精力最旺盛,路上还吓了一只鸡。

走了半小时可算到了,Justin选的地方真不错,有一大片草坪还有一条河。朱正廷兴奋起来,大喊着向河跑去,周彦辰拉都拉不住,半路还自己绊了自己一下。

天气有点热,一个个整顿好就往河里跑,董岩磊提议抓鱼来吃,全票通过。

毕雯珺跟在李希侃后面下了河,河底有点滑,李希侃滑了一下手胡乱的抓了一把,拉到了毕雯珺的手。

毕雯珺扶好李希侃说了句小心点就继续往前走。

李希侃觉出毕雯珺给他手里放了什么东西,摊开手来看——是一颗糖。

鱼好吃可是不好抓,一群人在河里撅着屁股左堵右堵也没抓见一条鱼,有些人已经在打水仗了。

灵超最幼稚,还准备了一把水枪,滋别人滋的不亦乐乎,木子洋更狠,直接撩水往人身上泼。

林彦俊也不差,拿着小石子扔到了陈立农身边,陈立农被溅了一脸水,站起来愤愤的说:“林彦俊你这个烂人!要不是这里滑,我就冲过去打爆你的头!”

林彦俊仰着身子笑到头掉。

还在摸鱼的人不多,毕雯珺和李希侃算两个,俩人猫着腰越走越近,在快要碰到的时候,周锐站两人中间跟婚礼司仪似的大喊一声:“礼成!送入洞房!”

…………

6

最后还是靠着饼干面包解决了一顿饭。

一群人打打闹闹的,傍晚的时候都累的要死,饭都没吃纷纷进了帐篷要睡觉,再醒来时天已经黑了。

毕雯珺把李希侃叫醒,叫他去看星星。这里空气好,到了晚上夜空也是漂亮的很,非常值得一看。

俩人出了帐篷,就往河边走。

俩人到了河边就并排坐下,李希侃看着星空嘴里的感叹词就没有停过,还抓着毕雯珺胳膊叫他一起看。

大概是夜色太美,毕雯珺盯着李希侃出了神。

李希侃撞撞毕雯珺问:“老毕你想什么呢?”

毕雯珺看看月亮,又看向河面:“月亮掉进河里了,溅出了几颗星星。”

“然后呢?”

“一颗溅到了我身边。”

快说出来了。

毕雯珺真切的感觉到,对李希侃的那份喜欢呼之欲出,如果李希侃现在看向他的眼睛,他会发现,毕雯珺的眼里全部都是他。

全部都是。

李希侃笑了笑,头靠近了些,眼里闪着光,露出小孩偷尝到糖果的笑:“老毕,我们接吻吧。”

李希侃闭上眼睛,毕雯珺可以清楚的看到他还在微微颤动的眼睫毛,连带着自己的灵魂都在微微的颤栗。

毕雯珺轻轻的吻在李希侃的嘴角,干净且纯粹,他们在天地之间接吻,面对着世间万物,毕雯珺只觉得这一刻,李希侃抵得上千军万马,四海潮生。

俩人交换了一个温柔的吻。

李希侃拉起毕雯珺的手,再把自己的手放上去,跟毕雯珺的手交叉相握。

“老毕,朋友可以牵手。”李希侃把手握的紧了些,“恋人才可以接吻。”

李希侃的眼神真挚且坚决。

毕雯珺那点小心思在肠子里弯啊弯绕啊绕的,那句话经过他有点发紧的喉咙,溜到了他的嘴边,他趁着美好的月色,终于对李希侃说出了那句话——

“希侃。”

“我好喜欢你。”








END

评论(14)

热度(369)

  1. 我面包又美了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