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面包又美了啦🍥

我搞的CP都是真的

暗恋(下)

*都是我编的

*看完做个好梦哦

1

陈立农最终还是拽着尤长靖去了全时。

尤长靖一路上都在想林彦俊说的那句“随便你”,怎么看林彦俊都是生气了。尤长靖是个很怕别人生气的人,当林彦俊说出那句随便你时,他当即就想撇下陈立农跟林彦俊回去。

见尤长靖一路上都有些心不在焉,就跟他搭话道“尤长靖,你有什么要买的吗?” 

尤长靖点点头说“我没什么要买的……给他买两袋小面包好了。”

“林彦俊吗?”陈立农问。

尤长靖点点头。

周锐转身冲他俩喊:“你们两个快点,干什么呢?!”

陈立农说:“你们先去,我们慢慢走。”

周锐挥挥手转身走了。

“你们关系很好诶。”陈立农说。

“我跟你关系也很好啊”尤长靖笑着说。

“诶,不一样喔”陈立农说,“我问你喔,你跟林彦俊真的不是锐姐说的那样吗?”

尤长靖连忙摇头“当然不……”

“你先别急着否认喔。”陈立农看向尤长靖,“你想想,你是真的不喜欢林彦俊吗?”

尤长靖下意识想要说不,但却发现自己好像无法认同这个回答。

见尤长靖低着头半天不说话,陈立农哈哈笑两声说:“逗你的,走吧,去全时。”

尤长靖知道陈立农是为了给自己个台阶下,刚才他看向自己是眼里的认真让自己无法认为这仅仅是一个玩笑而已。

连陈立农都察觉出不对了。

一路上又碰上不少练习生,吵吵闹闹的很快倒也没有很尴尬。一群人热热闹闹的到了宿舍楼层才散开。

尤长靖把装小面包的袋子递给陈立农说:“你帮我给林彦俊吧。”

陈立农没有接,说“才几步路而已诶,走啦,去我们宿舍给他。”

尤长靖想了想,当面给他也好。

陈立农打开宿舍门,里面却是一个人都没有。

“诶,没有人诶。”说着把灯打开。

“我把面包放桌子上了哦。”尤长靖对陈立农说。

陈立农在整理自己的东西,只是点点头。

尤长靖放下东西说:“我走了哦。”

陈立农说:“你不要等一下吗,或许一会就回来了。”

尤长靖摇摇头“算了,我有点累,要休息了。”

陈立农说:“好,那你晚安喔。”

尤长靖没说话就往外走。

一打开门,门外就站着林彦俊。

林彦俊满头是汗,仅仅穿了一件短袖,现在天气还很冷,这样穿会感冒。

尤长靖皱皱眉问“你去跑步了吗?”

林彦俊答“嗯”

尤长靖“去健身房吗?”

林彦俊略过尤长靖走进屋里,“没有,就在楼下。”

尤长靖问:“那我怎么没有看见你?”

“我怎么知道。”林彦俊看了陈立农一眼,“可能是你们聊得太开心了。”

尤长靖还想问:“那……”

林彦俊有些不耐烦的擦了把脸:“尤长靖,你会不会管太多?”

陈立农一听这话赶紧抬起头看向尤长靖。

他看见尤长靖眼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红,然后尤长靖低下了头,什么都看不见了。

尤长靖顿了顿说:“好,那你们晚安喔。”说完就转身走出了宿舍。

陈立农看向林彦俊,林彦俊正在脱衣服,很烦躁的样子。

他坐了下来,对林彦俊说:“林彦俊,你话会不会说太重?”

林彦俊说:“什么意思?”

陈立农说:“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你话有点重。”

林彦俊脱下衣服准备去洗澡,然后他听见陈立农说——“要不尤长靖怎么会哭。”

2

尤长靖红着眼睛回了宿舍。陆定昊正坐在椅子上敷面膜。

他赶紧走到床前装作整理被子的样子。

陆定昊跟他搭话:“怎么这么晚回来,刚才不是就在楼下?”

尤长靖说:“去了一趟全时。”

就算尤长靖掩藏的再好也躲不过陆定昊的耳朵。

陆定昊拉住他的胳膊问:“你哭了?”

尤长靖泄了气般坐在床上,说:“我该怎么办啊……”

陆定昊说“又是林彦俊对不对,我就知道!”

尤长靖惊讶的问“你怎么知道?!”

陆定昊:“就你俩,我早看透了好吗?”

尤长靖问:“那你说,我喜不喜欢他?”

“废话诶”陆定昊敷敷面膜,“不喜欢就见鬼了好吗?”

见尤长靖还是一脸茫然,陆定昊又说:“这样,我问你喔,要是林彦俊和一个女生拉手站在一起……”

“shut up”

“不能生气不能生气”陆定昊拍拍胸口说道,“那要是把那个女生换成你呢?”

“诶,那画面有好很多”

陆定昊深吸一口气。

“换一个例子,你很爱吃苹果是不是?”

尤长靖点点头。

“如果我要吃你的苹果……”

“打你喔。”

“过分诶!才一个苹果而已!”陆定昊满脸嫌弃。

“你也说了这就是个例子啦”

“好,那要是林彦俊要吃呢?”

“都不用他跟我要,我会拿去给他的啦。”

“太双标了吧你!”陆定昊嫌弃加倍。

“我是喜欢林彦俊吗?”

“是啦!”陆定昊嫌弃的说,“不是就见鬼了!”

尤长靖又问“我现在惹他生气了怎么办?”

陆定昊撕下面膜走进卫生间:“林彦俊小孩子脾气,哄哄就好了啦!”

坐在床上的尤长靖陷入了沉思。

3

尤长靖第二天一大早就去找林彦俊一起吃早饭。却被陈立农告知林彦俊早走了。最后只好拽着陆定昊去了餐厅。

一进到餐厅就看到了吃完饭准备离开的林彦俊。尤长靖下意识的转身就想跑,陆定昊生拉硬拽把尤长靖带到了林彦俊面前。

尤长靖肢体僵硬的挥了挥手说“好巧哦,你早上也吃早饭哦。”

说完当即想掘地三尺把自己埋葬。

陆定昊在一边翻了个白眼,不然嘞,吃午饭吗?

林彦俊没多说话,点点头嗯了一声。

尤长靖看他面色不好,就问“你不舒服吗?”

林彦俊一想自己生病是因为谁,语气就有些冲:“不用你管。”

尤长靖慌慌张张说了声再见,拉着陆定昊跑出了餐厅。

俩人一边走一边说:“你看吧,他现在都不想理我的。”

陆定昊说:“哄他啊,他不是生病哦,你给他送药。”

尤长靖:“可以吗?”

陆定昊:“当然可以,绝对管用好不好!”

尤长靖:“信你一回好了。”

陆定昊说:“谁错了谁是小狗!”

尤长靖很是嫌弃的看了一眼陆定昊,“很幼稚诶你!”

过了一会又说,“那我不要当斗牛犬。”

“ 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它很丑。”

“到底谁更幼稚啊!”

4

尤长靖拿着一盒药,走到公用练习室,这个练习生没有摄像头,平时休息大家都喜欢在这,很自在。

他走进练习室,里面有不少练习生,都一堆一堆的坐一块聊天玩游戏。

灵超注意到尤长靖进来,就喊“尤长靖,来这!”

尤长靖说“你有看见林彦俊吗?”

灵超摇摇头说“没有”

Justin在一边说“这里没有林彦俊,只有Justin”

范丞丞在一边说“怎么,除了你我们都不是人啊?”

Justin赶紧摆手说“诶,大家听好了啊,这是范丞丞说的,不是我啊!”

范丞丞扑到Justin身上“我看你是皮又痒了”

毕雯珺说“没瞅见他啊!”

尤长靖点点头说“好吧”

李希侃问“找他什么事?”

尤长靖说“没什么,有东西要给他。”

李希侃说“什么东西?”

毕雯珺接话说“人俩的事你掺和啥?”

李希侃说“老毕,你不想知道啊?”

毕雯珺捂住头“唉呀妈呀,脑瓜子疼。”

尤长靖笑了笑没接话。

尤长靖呆了一会就出来了。林彦俊不在,呆着也没什么意思。他想着下节课下课再来。那应该就在了。

第二节课过的异常漫长,尤长靖一下课就往外跑。

一开门就看见林彦俊闭着眼睛靠在墙上。

林彦俊听到开门的声音,睁开眼就看见尤长靖站在门口,他咳嗽两声,哑着嗓子问“尤长靖,你找我吼?”

尤长靖没想到林彦俊回来找他,有点慌张的点点头,把手里的药递了出去说“我见你早上有一点不舒服,给你拿一些药。”

林彦俊看一眼药,说“你有话跟我讲是不是?”

尤长靖下意识想摇头,却听见林彦俊说“苹果。”

他惊讶的抬头看林彦俊,林彦俊眼底笑意盈盈,他心里暗骂道陆定昊,你个大嘴巴!

林彦俊看了摄像头一眼,对尤长靖说“走,我们去楼梯那里。”

楼梯那是个死角,没人会看见。

俩人一前一后走到了楼梯间,林彦俊看起来很累的样子,靠在墙上,把头向后仰去。

尤长靖有点担心的摸摸林彦俊的额头说“你是不是很不舒服?”

林彦俊低头看尤长靖“我是不是很不舒服?有一点。”

尤长靖说“把药吃了或许会好一点。”说完把药递起来。

林彦俊把尤长靖的手压下去,“这个不急,你有话跟我讲是不是?”

尤长靖低下头,抓抓装着药的袋子,他不知道怎么说。

他听见林彦俊叹了口气,跟他说“尤长靖,你知不知道一米有多长?”

尤长靖一头雾水,他不知道林彦俊问这个是什么意思,却还是把双臂张开,犹豫着说“大概……”

然后,他感觉到林彦俊双手环住他,把头放在他的肩膀上,用有点沙哑的声音说“正好,我也想抱抱你。”

尤长靖把双手放在林彦俊的背上,铺天盖地的安全感包围了他整个人。

接着,他听见林彦俊说“尤长靖,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尤长靖心都快要跳出来,他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复杂的情绪全都堵在嗓子眼里,他把头埋在林彦俊颈窝里,重重的点了点头。

林彦俊轻笑一声“怎么不说话只点头?”

尤长靖用闷闷的声音说“太激动了啦!”

5

两人是一前一后进的练习室。一群人围在一起在玩弹瓶盖的游戏。

见他俩进来,Justin双手拱成话筒喊着“yooooooooooo!”

范丞丞一看立马跟着喊yooooooooo!

一时间yoooo声此起彼伏。

朱正廷拍了一下Justin,笑着说“你yo个什么劲!”

Justin“不知道,看见他俩我就想yooo”

Jeffrey问到“长靖,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陆定昊本来对着Jeffrey,一听这话一个猛甩头看向尤长靖,又看看林彦俊,故意大声的说“是诶,尤长靖,你脸怎么那么红?”

尤长靖坐下来说“上课热的啦!”

林彦俊在一旁说“对,真的蛮热的。”

陆定昊继续问“我记得你上节课是声乐课吼”

尤长靖瞪了陆定昊一眼说“唱高音唱的啦!很烦诶你!”

陆定昊笑着向后倒去。

灵超拿着几块糖凑过来问“尤长靖,吃糖吗?”

陈立农说“还吃哦,就是这样子他才会……”话没说完就被尤长靖瞪了回去。

尤长靖说“我不吃啦,我不爱吃糖。”

李希侃笑着说“尤长靖。还有你不爱吃的东西啊”

林彦俊在一边说“他不吃。”

灵超可惜的说“不吃吗?橘子味的,我专门就给你的。刚才被林彦俊抢了一块。”

林彦俊说“他尝过了。”

灵超说“他吃过了?我没给他啊?你是不是偷拿我糖了尤长靖!”

尤长靖说“没有啦!”

Justin说“等一下,有点不对劲”

毕雯珺问“咋?”

Justin说“灵超说什么来着,橘子味的糖被林彦俊抢了一块。”

李希侃说“那就是林彦俊把糖给尤长靖了呗”

“不对”范丞丞接话道“我看看他走出去的时候把糖吃了”

陆定昊睁大眼睛说“你俩刚才单独出去了是不是!”

王子异竖起大拇指“酷的bro”

蔡徐坤捂住钱正昊的耳朵说“这些话你还是不要听了。”

Justin啊啊啊的乱叫,还用手捂住了眼睛。

范丞丞在一边拍下他的手说“捂错地方了兄弟。”

尤长靖脸红的快要滴血,林彦俊出来打圆场说“好了好了,还要不要玩游戏。”

林超泽说“玩玩玩”

尤长靖不太会弹,只敢小心翼翼的弹一下,弹不走别人,自己也不会出局。

灵超上来就说“尤长靖,看我把你弹走”没想到用力过猛,把自己弹了出去。

陆定昊安慰道“超鹅,看我给你弹走他”说完用手一弹,没弹走尤长靖,倒是把自己弹到了林彦俊旁边。心想糟糕了。

林彦俊笑笑,对尤长靖说“看我给你ko掉陆定昊”

陆定昊说到“咱们这是个人赛,你们俩怎么回事?!”

林彦俊说“好,那我就为我自己ko掉你”说完伸手一弹,干脆利落。

陆定昊哀嚎一声倒在地上。

Jeffrey看向陆定昊笑着说“要不要我帮你弹掉林彦俊?”

陆定昊从地上弹起,打了鸡血似的说“好好好!!”

尤长靖说“等一下,陆定昊你不是说这是个人赛喔?”

陆定昊“闭嘴啦你”

一群人弹来弹去,尤长靖凭借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就躲人的理念,竟然成为了最后的赢家。

尤长靖环视众人,骄傲的抬起下巴说“我是不是有个要求可以提?”

陆定昊翻个白眼“是啦,快点说啦你。”

尤长靖开心到飞起“你们每个人用一个词来夸夸我,诶,不能重复喔。”

一群人争先抢后的喊大马甜心!!胖!!高音超棒!!超能吃!!!!

尤长靖打个手势示意大家停下来。

“我刚才有听到胖和能吃是怎么回事!!!”

林超泽举起手说“能吃前面还有个超字。”

尤长靖扑向林超泽“是你说的对不对!!!”

木子洋说“林彦俊还没说。”

一群人眼光都聚到了林彦俊身上,尤长靖坐回去看着他。

林彦俊看着尤长靖说“你哦,colorful。”

陆定昊一脸嫌弃“吼,很无聊诶,英文我也会啊,像什么fat啊,short啊……”

尤长靖咬牙切齿“陆定昊,要死是不是。”

Jeffrey若有所思说“不是诶,这个colorful的唇语是i love you诶”

陆定昊自己试了试,惊讶道“我靠”

林超泽捂住头“我的妈!”

蔡徐坤拉着钱正昊要看colorful的唇语是啥。

秦奋后知后觉的鼓起掌。

王子异再次竖起大拇指“甜的bro”

Justin大力鼓掌“学到了学到了”

一群练习生起哄的乱喊。

“服了服了!”

“还能这么玩?!”

“这是什么神仙操作!!”

“老天野啊我搞到真的了!!!”

场面一度难以控制。

6

尤长靖笑着看向林彦俊,他听见他说“I Love You。”

这次可不是唇语喔。

评论(14)

热度(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