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面包又美了啦🍥

我搞的CP都是真的

【毕侃】追你这件小事

*侃追毕的故事

*he

1

李希侃啪的把一张照片扔在一群人中间。

“这是谁,知道吗?”

尤长靖摇摇头说:“不知道,长得还是挺帅。”

李希侃说:“你能别老说些废话吗?”

陆定昊说:“首先我们可以用排除法,这不是罗正。”

罗正说:“我也可以肯定这不是贾富贵。”

贾富贵叼着跟棒棒糖,说:“幼稚吗?一个个的,反正我知道这不是尤长靖。”

李希侃说:“你们是不是没有被熟人打过。”

一群人连忙摇头说没有没有。

“少废话,一天之内我要这个人的全部信息,否则,今天在场的……”

贾富贵举手说:“我明白,我这就派人去揍他一顿。”

李希侃给了贾富贵一掌,说:“你是不是傻,我是要泡他,懂吗?!”

贾富贵说:“那我去派个洒水车来。”

李希侃绝望的闭上眼:“你去把脑子里的水甩甩在跟我讲话。”

2

当天晚上贾富贵就搞到了照片上那个人的信息。

贾富贵一边玩手机一边嘚瑟的说:“这个人叫毕雯珺,是咱们学校悠悠球社的社长,悠悠球玩的可溜了。然后吧……”

李希侃忙问:“然后怎么了?”

贾富贵说:“然后我这嘴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有点紧。”

陆定昊敷着面膜说:“我看你是皮有点紧。”

李希侃说:“一顿小烧烤立马给你安排。”

贾富贵接着说:“然后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了。”

“别拦我”李希侃站起来撸起袖子,“我今天收拾他一顿。”

贾富贵连滚带爬的爬到了床上。

陆定昊插话说:“听说他很高冷诶。”

李希侃说:“没事,他什么社来着?”

贾富贵说:“悠悠球。”

李希侃想了想说:“要不我加入悠悠球社,怎么样?”

尤长靖笑到拍床说:“那到底是你玩球还是球玩你啊?”

李希侃扔了个抱枕过去。

陆定昊说:“你有没有跟他打过招呼啊?”

李希侃叹了口气说:“别提了,我就没这么失败过。”

尤长靖双眼放光说:“直觉告诉我有故事。”

李希侃说:“我那天看见他,就上去跟他说帅哥,你好。”

“然后呢?”陆定昊拍拍面膜,“然后他说什么?”

李希侃说:“他说不办卡,谢谢。”

尤长靖毫不掩饰的哈哈哈笑到拍床,陆定昊因为面膜没法大笑,这个人就在那里抖个不停。

贾富贵给自己顺顺气说:“别,别灰心。”

李希侃生无可恋的看一眼三个人:“我该怎么办啊?”

贾富贵说:“要不你每天给他送牛奶吧,就悄悄送。”

尤长靖说:“你能少看点恶俗的偶像剧吗?”

贾富贵怼回去说:“你什么时候开始减肥,我就什么时候不看。”

尤长靖说:“很烦诶你!”

贾富贵对着尤长靖做了个鬼脸,尤长靖没理。

3

李希侃就在心里琢磨这事,看毕雯珺长那么高,应该喜欢喝牛奶,天天悄悄的给他送牛奶,想想自己就感动。

李希侃第二天一早起了个大早,奔食堂去买牛奶,食堂牛奶很抢手,不早去买不上。

买了牛奶悄悄的放到毕雯珺桌子上,看看周围没人,李希侃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李希侃连送几天牛奶就有点没耐心了,不是,他都不知道我是谁,我这不都白费了吗,结果越想越郁闷,在座位上自己跟自己生气。

李希侃正用手支着脑袋在这郁闷,尤长靖跟林彦俊从教室外边又打又闹的就进来了,林彦俊手里拿着一包零食,尤长靖伸长了手就去拿,林彦俊就往高的抬,尤长靖就蹦着拿,一个没站稳就扑到了林彦俊怀里。

李希侃正郁闷,就说:“两位能去旁边吗,碍眼。”

林彦俊就说:“怎么,送牛奶送的不顺利哦。”

陆定昊盯着俩人看了好久,等俩人打闹完,才像反应过来似的鼓掌说:“我为你们两位幼稚的爱情鼓掌。”

李希侃就问:“现在的男孩子,大庭广众的一点都不避嫌吗。”

陆定昊说:“他们不该避嫌,该避你。”

李希侃叹口气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

“追个人怎么这么难啊!”

贾富贵从教室外边走进来问:“什么难?”

陆定昊指指李希侃说:“这位,一点进展都没有。”

贾富贵嘿嘿笑了说:“谁说一点进展都没有?”

李希侃猛的从桌上弹起来问:“他知道我了吗?!”

贾富贵坐在李希侃对面说:“不仅认识你了,还拜托我把他微信号给你。”

李希侃抓着贾富贵胳膊一阵猛晃,喊着快给我快给我。

贾富贵把胳膊挣开,说:“没有好处吗?”

李希侃想了想说:“有,丞丞高清出浴照,你给我我就给你。”

陆定昊在一边惊讶的说劲爆。

贾富贵皱了眉问道:“你怎么会有范丞丞出浴照?”

李希侃说:“你别管,换不换?”

贾富贵说换,说着就把一个纸条给了李希侃,李希侃拿过来就打开手机加好友。

“照片呢?”贾富贵问。

李希侃把手机递过去给他看,是一张刚洗好的橙子的照片。

贾富贵看了咬牙切齿的说我锤死你。

陆定昊他们看完笑了半天没停。

4

其实也不是没有效果,毕雯珺早就注意到这么一个人了。

每天一大早自己座位上多一瓶牛奶,毕雯珺就纳闷了,别是有人在牛奶里下毒害自己吧。

毕雯珺就特意起了个大早,躲教室门外边看是谁老给自己送牛奶。

接着他就看到李希侃鬼鬼祟祟的在自己在自己座位上放一瓶牛奶,然后在鬼鬼祟祟的离开,整个过程很跟贼一样,毕雯珺差点没憋住笑出声。

这个人还挺可爱的,他这么想。

等李希侃走了,他就把牛奶收起来,他其实不爱喝牛奶。

朱正廷倒是爱喝,每次都问毕雯珺能不能把牛奶给他喝。

毕雯珺问:“你是没钱还是没腿?”

朱正廷明白毕雯珺又在拐弯抹角损自己,生无可恋的说:“我是没脑子。”

没脑子才会问你要牛奶。

5

李希侃满怀欣喜的打开微信添加好友,毕雯珺那边倒是很快通过了。李希侃激动地晃着手机说加上了加上了!接下来我该说什么!

陆定昊说:“聊天会不会?说个你好会不会?”

李希侃点点头说:“行。”

李希侃战战兢兢的发了个你好。

毕雯珺回的也很快。

“你好,谢谢你的牛奶”

“呃……不用。”

“其实我更喜欢柠檬茶。”

“……那明天给你换一个。”

李希侃拿着手机噼里啪啦的打字。

陆定昊问:“他说什么了?”

李希侃头也没顾得上抬说:“他说他更喜欢柠檬茶。”

贾富贵轻笑一声说:“他这还点上单了,干脆给他整个蜜雪冰城让他自己调得了。”

李希侃没理他继续聊天。

毕雯珺回他“不用,明天请你吃饭,中午等我。”

李希侃嗷的叫出声。

贾富贵忙问怎么了怎么了。

李希侃说他明天请我吃饭!

尤长靖鼓掌说:“可喜可贺,恭喜李希侃迈出革命第一步。”

李希侃笑的见牙不见眼。

6

第二天李希侃拿着瓶柠檬茶站毕雯珺教室门口等他一起吃饭,后边还跟着陆定昊他们。

李希侃特想装作不认识他们,出来的时候就问:“你们去干嘛?”

贾富贵拍拍胸口说:“这话怎么说的,你第一次约会,这排场不得给你整起来啊。”

李希侃想说不用。

贾富贵说你不用怕麻烦,我们都自愿的。

李希侃捂住脸说行,行吧。

其实他们仨也就是想看热闹罢了,也没跟很紧,就在几米开外。

朱正廷先看到门口站着的李希侃,一眼就认出这是贾富贵说的那个送牛奶的舍友。

就撞撞毕雯珺的胳膊说:“诶,你的牛奶来了。”

毕雯珺抬头冲李希侃笑了笑,李希侃对他招了招手。

毕雯珺走到教室门口拉着李希侃就往食堂走。

毕雯珺腿长走得快,李希侃就加快步子跟着,走一段就有点累了。

尾随的仨人也很累。

贾富贵擦擦汗说:“不是,这俩人在这竞走呢?”

尤长靖在后边扶着腰喘着气说:“可以跑慢一点吗?”

陆定昊说:“他们在走啦,不过以你的腿长,是该跑起来。”

尤长靖忙着喘气难得没有怼回去。

毕雯珺走着走着就感觉旁边的人有点跟不上,看看李希侃,放慢了脚步。

总算能正常走路了,李希侃想。

气氛莫名的就有点尴尬,李希侃说:“你腿还挺长的哈。”

毕雯珺回了个嗯。

不是,现在的男孩子都这么不谦虚的吗?

李希侃没接话。

俩人也就没继续说话一路走到了食堂。

到了食堂毕雯珺就要去买饭,李希侃说要跟着去,毕雯珺说不用,你先去占位子,我去就好,李希侃点点头说行。

李希侃找了挺偏僻的位置坐下了,没坐一会儿其他三个人就坐过来了。

李希侃特嫌弃的问:“你们怎么还在?”

贾富贵说:“我们跟了一路,尤长靖都瘦了两斤。”

尤长靖拍了一下贾富贵说:“太夸张了你。”

陆定昊笑的很不怀好意问:“独处感觉怎么样。”

李希侃说:“我已经想好在哪里买房了。”

说完就看见毕雯珺晃着个脑袋在找人。

李希侃赶紧说:“你们赶紧走,挡住我了。”

其他三个人嘻嘻哈哈的坐到了另一张桌子上。

毕雯珺端着饭坐到李希侃对面。

毕雯珺开口说:“牛奶,谢谢。”

李希侃说:“嘛,你知道吧,无事献殷勤……”

“非奸即盗。”毕雯珺接道。

李希侃放下筷子说:“你懂我意思吧?”

毕雯珺也放下筷子说:“懂,要不然我也不能请你吃饭。”

李希侃很直接的说:“在一起吗?”

毕雯珺有点为难的说:“这个……”

李希侃看出了毕雯珺的迟疑,笑着摆了摆手说:“为难吗?没关系,慢慢来。”

7

李希侃想到了毕雯珺不会直接跟他在一起,自己是个很直接的人,不答应没关系,追嘛。

“你要怎么追?”陆定昊玩着手机问。

“不知道,顺其自然吧。”李希侃说。

“我知道我知道!”贾富贵举着手喊,“每天说早安和晚安,贴心点!”

“早安晚安,不如我先安排你入土为安。”李希侃说,“少学点乱七八糟的。”

说是要追,李希侃还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说来不好意思,毕雯珺还是他的初恋。

8

最近要忙考试,李希侃已经很久没有去找过毕雯珺了,,毕雯珺也是木头,李希侃不去找他,他也不去找李希侃。

下午要上体育课,李希侃都要烦死了,体育课上要坐仰卧起坐,李希侃有个秘密,他仰卧起坐起不来。

下午上课,老师就让两人一组做,李希侃和贾富贵拉扯半天,死活都不愿意做。

毕雯珺已经好多天没有见到李希侃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在体育课上碰见李希侃。

李希侃在和什么人打闹,毕雯珺盯了半天,不由自主走了过去。

李希侃是被其他三个人摁在地上的,贾富贵稳准狠的坐在了李希侃脚上,笑的很张狂。

陆定昊在一边站着说:“李希侃,你要是能起来,我请你吃饭。”

尤长靖搭腔说:“陆定昊,你不想请就直说好吗?”

毕雯珺走过来就听到尤长靖说请什么东西,就问:“请什么?”

陆定昊被吓了一跳,拍了拍胸口说:“吓死我了。”

“你怎么来了?”贾富贵坐在李希侃脚上问,“他们说要是李希侃仰卧起坐能起来就请他吃饭。”

尤长靖连忙摆手说:“诶,只有陆定昊,没有我喔。”

毕雯珺低头看李希侃说:“你仰卧起坐起不来吗?”

李希侃从毕雯珺站这脸就跟发烧一样,他点点头说:“啊,可能天生缺陷吧。”

毕雯珺说:“试试吧。”

“试试!来!”贾富贵拍着李希侃的膝盖说。

李希侃昂起头看了看说:“那我不要你给我压。”

贾富贵问:“为什么?”

李希侃嫌弃的说:“你这张脸,看着我就不想起,天天看,都烦了。”

“那你要谁?”贾富贵瞪着眼睛问。

“谁啊……”李希侃装模作样的看了一圈,“我要毕雯珺给我压着。”

“不是”贾富贵更生气了,“他的脸你没有天天看吗?!”

“不一样”李希侃说,“他耐看。”

其他三人很是一致的做了呕吐的动作。

李希侃的仰卧起坐是真的做不来,头在那里摆了半天硬是没起来。

陆定昊在一边笑到岔气,“李希侃,你颈椎不舒服吗?”

李希侃瞪了一眼说:“闭嘴吧你。”

丢脸。

李希侃都快要放弃了,就看见一只手伸到了面前,毕雯珺说:“来,我把你拉起来。”

李希侃二话没说把手给了毕雯珺。

毕雯珺说:“好了,起来了。”

陆定昊目瞪口呆,说:“不是,还有这操作?”

贾富贵在一边幸灾乐祸:“傻了吧,就有这操作。”

尤长靖接话道:“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吃狗粮啊!”

李希侃低着头没说话,他的脸真的要烧透了。

9

自从上次体育课,俩人的氛围就有些微妙的变化,见面见不了,聊天倒是很频繁,大部分是李希侃说的,有点小事就爱跟毕雯珺说,聊天记录大部分都是他在说。

今天天气不太好,风刮的很大,难得四个人在不是睡觉的时候一起出现在宿舍,天南海北的瞎扯,倒也很有意思。

尤长靖在床上吃着苹果看着窗外说:“今天风好大,要是能把我吹到林彦俊怀里就好了。”

陆定昊哈了一声,看着尤长靖说:“尤长靖,这风能把你吹起来我吃屎。”

贾富贵问:“这啥,新出的土味情话吗?”

“闭嘴。”尤长靖恶狠狠的说,“我跟林彦俊说试试看他回我什么。”

过了几秒尤长靖翻着白眼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陆定昊憋着笑问:“他会什么了。”

尤长靖一脸冷漠:“他回我,这风能不能把你吹起来你心里没点balance吗?”

“不分手留着过年吗!哈哈哈哈哈哈!”贾富贵拍着桌子笑到弯腰。

李希侃趴床上噼里啪啦的打字。

尤长靖伸着脑袋问:“希侃,在干嘛?”

“聊天。”李希侃头都懒得抬。

“毕雯珺吗?”贾富贵问。

李希侃回了个模模糊糊的嗯。

尤长靖说:“希侃,你跟他说我刚说的,看他怎么回你?”

贾富贵在下面撺掇道试试,发一个试试。

李希侃有点不想发,他们现在的关系发这句话实在是有点唐突,转念一想,就当试探试探毕雯珺的态度也不是不可以。

“今天风好大,能把我吹到你怀里就好了。”

毕雯珺很快回了过来。

“或者把我吹到你身边也可以。”

李希侃感觉自己的脸不是发烧,是着火了。

尤长靖着急的问:“回了什么?”

“没回什么。”李希侃把头埋的低了些。

过了一会又跟掩耳盗铃似的说:“现在男的都鬼精鬼精的,不好撩。”

10

晚上李希侃翻来覆去睡不着,毕雯珺那句话放大了无数倍在他脑子里跟弹幕似的不停滑过。

真是要命。

李希侃第二天拿着柠檬茶抽空去找毕雯珺,他想现在毕雯珺现在应该可以接受他了。

李希侃走到毕雯珺教室门口就放慢了脚步,想着偷偷吓毕雯珺一跳。

还没从后门走进去,就看见毕雯珺旁边坐着一位女生,桌子上放着一瓶柠檬茶。

他们看起来关系很亲密,俩人有说有笑,女孩子看起来有点害羞,俩人没聊多久,女孩子转身要走,毕雯珺说等一下,说着把桌子上的柠檬茶给了那个女生。

李希侃接着就没看了,脑袋一片混沌的往宿舍走,走到垃圾桶旁把柠檬茶丢了进去,太凉了,冰的他手疼。

李希侃一整天都窝在宿舍,干什么都没兴趣。

尤长靖他们发消息问怎么不去上课,李希侃回了个没什么,有点累就关机了。

陆定昊他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宿舍里很昏暗,打开灯发现李希侃蒙在被子里,只露了一小撮头发。

尤长靖走过去拍拍被子,轻声问:“还好吗?用不用给你买饭。”

李希侃其实没睡,只是昏昏沉沉的,他揉揉眼睛从被子里伸出头:“没事,有点困。”

陆定昊问:“你今天不是去找毕雯珺了吗?怎么了吗?”

李希侃说:“没事,我以后不追他了啊。”

贾富贵问:“怎么?”

“没事,”李希侃低头说,“不想再主动了。”

主动必定廉价。

11

李希侃起来收拾了一下就说要出去散步,陆定昊问要一起去吧,李希侃说干嘛呀,就散个步,一会就回来了,陆定昊还想说什么,尤长靖拉住陆定昊对他摇了摇头,陆定昊没再接着说。

李希侃其实没去散步,他想喝一点酒,去了学校门口的烧烤摊,串没点多少,点了不少啤酒。

李希侃拿了啤酒就喝,搞得老板都频频往这边看,生怕他喝晕在这里。

大概酒还能让人产生幻觉,李希侃眯着眼看着不远处那个跟毕雯珺一模一样的身影,骂了自己一句醒醒吧你。

等那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近,李希侃甩甩头,睁大眼睛使劲看才发现那真的是毕雯珺,下意识的就准备跑,一个猛起身没站稳就摔倒了,地上有小石子,李希侃感觉自己脸被划了一道,瞬间的痛感让他一下子清醒,起身就往远处跑。

毕雯珺好不容易找到李希侃,却看到李希侃看见自己就跑,一起身没站稳还摔倒了,着急跑过去,却被老板拉着说还没结账,慌慌张张的掏出钱也等不及老板找零就追了过去。

李希侃有些晕,没跑多久就被毕雯珺追到了,被毕雯珺拉着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最后甩开毕雯珺,自暴自弃的坐在马路牙子上。

李希侃拿手捂着头,他刚才脸划了一道,有点狼狈,不想让毕雯珺看见。

毕雯珺也跟着李希侃坐在了马路牙子上。

“为什么要跑?”毕雯珺问。

“突然想跑步。”

“今天去找我了吗?”

“啊。”李希侃不想再提今天的事了。

“那个女生,说喜欢我,还给我送柠檬茶”毕雯珺顿了顿,“我没要,又还给她了。”

“不用跟我说。”李希侃埋着头说。

“不想听吗?”

“不想。”其实李希侃有好很多,可是他就是忍不住想要发一下脾气。

“不喜欢我了吗?”毕雯珺问。

李希侃没说话。

“那我可老伤心了。”

李希侃还是不说话。

毕雯珺轻轻的叹了口气,用手托起李希侃的脸,摸了摸伤口,轻声问:“小狐狸,让我看看你还酷不酷?”

李希侃捶了一下毕雯珺质问道:“不酷你就不喜欢了?!”

毕雯珺笑了说:“喜欢。”

李希侃突然反应过来说:“谁告诉你我叫小狐狸?!”

毕雯珺说:“你舍友。”

李希侃突然有些丢脸,小声的问:“他们还说什么了?”

毕雯珺笑着说:“什么都说了,你的各种,包括你睡觉……”

李希侃用手捂住脸说:“别说了,给我留条裤衩吧。”

毕雯珺笑了笑没继续说。

12

毕雯珺最后把李希侃送回了宿舍,李希侃本来极力拒绝,说自己也是一男子汉,送什么送,毕雯珺说你喝酒了,李希侃拗不过就没说什么。

宿舍门是尤长靖开的,一开门就看见低着头跟犯了错一样的李希侃和旁边一脸笑意的毕雯珺。

就笑着调侃:“这是谁家小朋友啊?”

毕雯珺拉起李希侃手笑着说

“我家小朋友。”

评论(25)

热度(794)

  1. 我面包又美了啦🍥 转载了此文字